黄瓜丝瓜豆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楚辞可不管洛云敬是什么人,只要洛云敬敢来找他麻烦,那么他楚辞就敢送对方去回炉。

当然楚辞之所以说的如此直白,完全是在告诉这个中年男人。

虽然楚辞没有和洛云敬打过交道,但是楚辞也能够看的出来,洛云敬十有八九是对方带来见识世面的,同时也绝对是一个二世祖,或者是三世祖,而且还是那种目中无人的二世祖。

这种人一般而言,从出生到长大,基本上都是顺风顺水,没有受到过丝毫的挫折,就如同温室的花朵一样。

倘若那天若是和人结仇,被人给收拾了,那么一定会怀恨在心,到时候要报复。

如今楚辞完全就是告诉这个中年男人,看好洛云敬,他若是敢不知死活的找我麻烦,我就杀了他,不然到时候我杀了他,们别怪我没有提醒们。

“……”

洛云敬刚要开口,已经听出楚辞话中意思的中年男人直接开口打断了洛云敬的话:“暴君,刚过易折,应该懂吧?”

“但是我也知道人们总喜欢捡软东西捏!”楚辞直接反驳道。

中年男人一时间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反驳楚辞,从而陷入到了沉默之中。

短暂的沉默过后,中年男人再次开口道:“暴君,张天霖和张艺涵是杀的吧?”

纹身少女狂野不羁

“有证据吗?”

中年男人再次沉默了。

柳诗忆之前联系天门的时候,说的是张艺涵和张天霖可能是楚辞杀的,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,如今楚辞这么一问,他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。

“就算是天门之中的人,说话也要拿证据,不然的话,我可以觉得这是冤枉我,甚至我还可以认为,是要挑衅我暴君的权威!”楚辞的双眸慢慢的眯在了一起:“知道挑战地下世界规则缔造者的权威,是什么下场吗?”

“怎么,要杀我?”

“如果我要杀,刚刚我就对动手了。”楚辞淡淡的说道:“我只是想要告诉,话不能乱说,不然会死人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不管们天门什么意思,也不管们天门要怎么样,总之们不招惹我,我不招惹们,咱们井水不犯河水。”楚辞轻声道:“当然们也不用担心,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”

“毕竟我也是华夏人,我也深爱着这个国家,而且我若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,我家人也不会答应。”

中年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:“离老,还真是有一个好外孙啊!”

“我也这么觉得!”楚辞轻笑一声:“看来认识我外公,下次见他,帮我问声好,谢了!”

中年男人冷哼一声:“暴君,这次我来没有任何要与为敌的意思,只是想要告诉,任何地方都有规则和秩序!”

“地下世界制定规则和秩序,让地下世界正常运转,但是在这里,是天门制定规则和秩序,任何人都不能够打破,无论那个人的背景是什么,实力又如何,倘若敢打破,天门必定将会制裁他!”

楚辞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,这就好比是法律,在法律的约束下,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加美好,人们才能够安全的生活。

“如果没事情,可以离开了!”楚辞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中年男人看了一眼楚辞,也没有在说什么,直接转身离开了。

不过在洛云敬跟着离开的时候,却在楚辞的身上扫视了两眼,仿佛在告诉楚辞,给我等着!

等洛云敬两人离开后,柳诗忆满脸苦涩的说道:“楚辞,啊,我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!”

“难道不知道在某些时候低头不是认输的道理吗?”

“低头,那不是我的风格!”楚辞哼哼道:“好了,快点走吧,不然那两位以为是我的安插在天门的眼线呢!”

“这次被害惨了,等我回来在找算账!”柳诗忆狠狠的瞪了一眼楚辞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走出九州集团,坐上车之后,洛云敬便立即对着中年男人说道:“牧叔叔,为什么要阻止我……”

“云敬,记住暴君的话,别来招惹他!”牧严清满脸凝重而又认真的盯着洛云敬:“他要杀,很简单!”

“之前是我大意了,不然的话……”

“云敬,太自以为是了!”牧严清冷哼一声,同时眸子之中也闪过一道失望之色:“他能够在地下世界之中成为王,觉得是能够相比的吗?”

“就算是我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!”

“牧叔叔,这就是灭自己威风,长他人志气!”洛云敬满脸不服的说道。

“我倒是想这样。”牧严清重重的说道:“云敬的生活条件实在是太过优渥了,让也太自以为是了,这次回去之后,我一定会告诉父亲,让他将送到一个地方去锻炼!”

“那样,才会知道,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根本算不上什么,也会知道,能够杀的人有很多。”牧严清冷冷的说道:“之前别人敬,完全是因为姓洛,是因为父亲!”

“不然的话,就,诗忆都能够杀的了!”牧严清毫不留情的打击道。

现在洛云敬实在是太让牧严清失望了,可谓是失望透顶。

本来他以为这家伙在被楚辞给抽了两巴掌,能够认清现实,但是现在他不仅没有认清现实,还特么的想着去找死。

“柳诗忆?”洛云敬满是不屑的说道:“她怎么可能是我对手!”

“柳诗忆,说,是不是我对手……”

柳诗忆脸上露出了一道尴尬之色,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。

牧严清见状,则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,这真特么的是一个二世祖啊,而且还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二世祖!

“洛云敬,是不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厉害?”

“当然……”

“好!”牧严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:“等回到第一楼,和诗忆动手,诗忆,不要对他留情!”

“今天我一定要让他知道,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,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不堪!”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